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現在,居民樓和辦公樓是越蓋越高,電梯,就成了人們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搭乘工具。 的確如此,筆者初次來單位報到,留下最深印象的並不是辦公樓恢弘的外觀,而是像鏡子一樣能照見人的不銹鋼表面的電梯,特別剛一踏進電梯的時候,一陣悅耳的聲音撲面而來,仔細聽聽,還是日本女子說的。儘管,筆者對日語一竅不通,但是從說話的語氣以及說話人的性別來看,我猜想多是對乘客提醒、祝福之類的話語。由此,筆者僅憑這一點就對這家單位有了一絲好感。 筆者的部門位於寫字樓的第十層,加上樓上還有兩層和地下的兩層,總共14層樓的寫字樓,兩部電梯都可以上下通達。 於是,筆者開始喜歡上單位的電梯,著實喜歡乘電梯的時候最好是一個人。這樣一來,自己不僅可以肆無忌憚地對著能照見人的四壁打量著自己,而且還能閉一會兒眼,靜靜地感受一下來自異國的溫馨。 那時,筆者還不到30歲,多少還有一些浪漫的情調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一成不變的電梯外觀以及固定不變的日語,筆者漸漸對電梯開始有了司空見怪的感受乃至變得麻木起來。 當筆者的年齡已經越過不惑之際的時候,忽然有一天,筆者發現乘電梯還有許多值得玩味的問題在這裡面呢。筆者這才覺得乘電梯的確是一個有意義的人生話題。不信你看—— 乘電梯的有些方式是可以損人利己的。原來的電梯有人值守,後來可能由於種種原因,電梯又變成了無專人操控。其實,本身電梯就是自動的,不需要專人操控。可這樣一來,電梯本身的一些特殊功能也被一些“好奇”的人實驗出來,其中一個就是“直達鍵”。如果,你要到某層,為了避免電梯運行中被別的樓層叫停,你就可以選擇這個按鍵,然後,電梯會一路綠燈把你直接送到你要去的樓層。這種犧牲別人時間,只顧自己的做法很快“一傳十十傳百”地傳播開來,並且每次惡搞後是誰也都無法核實。直到有一天,物業管理部門將這個按鍵鎖定後,電梯才有恢復成了幾乎層層停的原來模樣。有時候乘電梯,也能看出人品來。 先啟動不見得先到達。如果兩部電梯停在同一樓層並將相向而行到達同一樓層的話,哪一部電梯率先到達的幾率大些呢。據筆者觀察,應該是晚一兩秒鐘啟動的電梯,因為,先啟動的電梯在運行的時候,遇到叫梯的樓層總是先一步停下來,而後啟動的電梯則是繼續運行,率先到達的幾率大些。為此,有些“聰明人”遇到這種情形,總是故意延後一兩秒鐘啟動,結果可想而知。其實,生活中不乏這種“小聰明”,只要掌握一個度,並不叫人討厭。 方向不明也許是一件好事。當電梯正向下運行,正巧在你叫梯的樓層停了,你應該是乘電梯向上,這時,電梯裡又空無一人,你原以為電梯是向下便想等一會兒。其實,大可不必,這種情況你不妨進入電梯。電梯雖然方向是向下運行,但是發現下面沒有人叫梯,你又是乘電梯向上的,這時,電梯會自動調整成向上運行模式。反之,也是如此。這也許是“模糊邏輯”的一種吧,但是只有你實踐了才能感受其中的對與錯,不妨一試也可。 有錯就改是好事。再大的電梯按鍵也會有人按錯,按錯了有的人會重新按成對的。錯的按鍵如果不及時消除,電梯還會照樣停靠。其實,只要發現錯了就改,不僅節約了自己的時間,也節約了別人的時間,人生在世誰不犯錯呢。 坐錯方向也許是件好事。人們經常有“心不在肝”的時候,反映在坐電梯上就是坐錯了方向,本來是上卻是下,本來是五層卻到了8層。往往是等到了以後才發現坐錯了方向,其實這種時候,不必自責也不必懊悔,往往這種時候也會有一些意外的驚喜隨之出現:很久沒有遇見的同事也許會突然出現的面前,一些不常去的部門也可順便拜訪一下。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。一陣寒暄之後沒準又搭上了情感的導線。 …… 乘電梯的有關人生話題還有很多,其實,筆者覺得乘電梯就像一部正在上演的人生大戲,在上上下下的感受中體驗人生的價值和意義。 不信,等下次乘電梯的時候,你試試看,或許你的感受比我還要多呢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體味孤獨,咀嚼寂寞。湎懷傷感,透支愛情。  散漫的月光灑在我臉上,看著我疲憊不堪的手指。憶起那些寫滿了滄桑的隻言片語,從指間的縫隙中漫漫流露的痕跡。將手掌緊緊地貼在寫滿憂鬱的臉龐,將手指冰冷的溫度傳遞到我孤寂落寞的心臟,開始遐想,開始尋覓,是否有一種戒不掉的毒叫寂寞的愛? 將流離的愛情尋回,將羈絆的塵世忘卻。喜歡一個人,在寫滿了寂寞的夜,點一根我不抽的煙。傻傻地佇立在清風拂過的窗口,呆呆地看著潔白的煙在空氣中一點一點地泯滅,燃燒怠盡。眼前似乎看到他那落暮的身影。 時常是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站屹立在那很久了。冥想一些支離破碎的心情,那個殘缺的傷口會在無數次摧殘過後忘記了疼痛。 在塵囂裡淡然呼吸,感懷著那一點點小小的溫暖。傷口會不住地微笑,疼痛,掩蓋不了扭曲的表情。然而卻在無數個寂寞的夜學會了隱忍,習慣用憂傷敏感平淡的方式來撫平寂寞。將傷感化作音樂的節奏,遺忘,反覆記起。   唱片裡時常播放著一些與寂寞有關的歌曲。輕扣心扉,淡淡的思緒會在某個融入咖啡杯底的瞬間被遺忘的溫度慢慢憶起。喜歡寫下一些寂寞的文字,從唯美的指間傾瀉流暢的話語。 生活中有太多的繁瑣,從我疲憊不堪的眼睛裡讀出了太多的無奈。 真想找個人來陪,想找個人來分享我寂寞的內涵。   我想我是累了,輕輕地閉上惺忪的睡眼,躺在窗前的躺椅上。Mp3里播放的是一首叫《天邊》歌曲。悠揚的曲子襲入了我的心裡。傷感,體味那種不知名的味道,有太多的苦澀記憶,無從憶起? 看著那輪對我微笑著的彎月,星星眨巴著溫柔的眼睛。將寂寞化作清風,化作浮雲,化作一些不知名的歌曲。恬淡地回味,沉絨地咀嚼。原來這些寂寞的愛都填在我的心裡。 我學會了用酒精來麻痺自己。壓抑的心情會在瞬間並發出催人淚下的默契。狂傲的聲音貫穿著透風的耳畔,訴說著一些風清雲淡的曾經。那些片段你不曾回憶得起。 在黃昏的安靜偎依,竊竊私語著,收好對彼此的愛,約定一段時間,分別整理好一切,重新回來。這就是真正的愛了。我想我是錯的,至少我忘卻了那些風清雲淡的曾經。寂寞的愛卻成了一種戒不掉的毒。不知道還將持續多少的距離? 藉著風中模糊依稀的身影,淡然的燈光灑射著疲倦的大地。愛情是毒品,是比毒品更誘惑的毒品。 寂寞的愛,是一種戒不掉的毒。
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7 Reads)
  是的。凡是能夠標誌出生物壽命的都可以稱為年輪。研究人員認為,只要是生物就應該有年輪,只不過它們各有自己獨特的記錄方式,記載年輪的裝置在其體內的部位也各不同。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我得做我自己 不能做別人的影子 我正享受著超音速 給我一杯金湯力(雞尾酒) 你讓我大笑 給我個簽名 能搭上你的蘭博基尼兜個風嗎 你也能乘上我的黃色潛水艇遨遊海底 你可要再三思量 因為沒有人能夠告訴你我的深層含義和我所言為何 你得想個辦法表達出來 期限是明天之前 因為我的朋友說會載你回家 他就是一直獨來獨往沉默寡言的那個 他家住在太陽底下 沒有人能夠找到他 也沒有人能夠聽見他得吶喊 Solo~~~~ 你得做你自己 不能做別人的影子 我曾認識一位叫Eles的小姐 她對感冒藥挺著迷 她在超音速火車用吸管吸食它 她曾讓我大笑 我也得到過她的簽名 她也在直升機上給一位醫生簽過名 而現在卻邊拿著衛生紙直打噴嚏在大街上叫賣《大事件》 你得想個辦法挺清楚她說的是什麼 期限是明天之前 因為我的朋友說會載你回家 他就是一直獨來獨往沉默寡言的那個 他家住在太陽底下 沒有人能夠找到他 也沒有人能夠聽見他得吶喊 Solo~~~~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兩行渾濁的液體順流而下 就像是已噴發的火山 在肆虐過的軌跡上 留下兩行淺印 這是溫差送我的禮物 我會好好地珍惜 不顧流言蜚語 把它們掛在嘴邊 品位著那微微鹹味 是自己的味道 獨坐在陽光一隅 手捧一杯熱氣騰騰的感冒沖劑 讓上升的水蒸汽模糊我的視線 這味道,微帶苦澀的味道 沖淡了我的世界 那微帶鹹味的世界 一個鼻涕蟲的世界

| 1 Ma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很意外,看朋友寫日誌我也就向寫了,也是,有些事情不能說出來,寫出來也是一種解脫。 今天很糟糕,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送自己喜歡的女友給送到一個朋友家裡,雖然不是怎麼好朋友,但是也認識。 而且是在晚上,連我不敢相信,我做到了。佩服我吧,雖然我們認識快2個月了,但是我對她一直都還好,不遠不近,她也都明白,我也說過,我們廠子裡沒有幾個女生,她是個很開放的女孩,比我大幾個月,我有朋友也看上他了,我們也都知道,我對這個女孩子也瞭解了一些,我們都抓不住她,我自己也知道,可是她有事情我還是幫她的。我沒有想別的,就是個朋友我也會幫助的。有人說我很傻,我也知道,傻的都沒邊了。 我很尊重她,她說什麼我都會同意,就是錯了,我會給她講一些道理,她要是不聽,我也就不說什麼了,就向今天,她說回家鬧心,就上朋友家去了,我說了很多次,她都不聽,我也沒有辦法,人嗎,都有自己的想法,她以前什麼樣我不知道,我認識她以來沒有這樣過,也許是那個男人,傷她太深了,如果你是女人,你會向她一樣嗎?如果你們是我,我該怎麼辦?我知道我們沒有可能在一起,但是我想就算是個朋友,我也想勸勸她,怎麼說能說動她呢?如果你們是我,該怎麼辦?我不想她在這樣下去,最後傷的只有自己。也許她不在意,可是那樣她會一直墮落下去的。我想幫幫她。求各位朋友們幫幫我吧。在這裡我先謝謝大家了? 文章來源:盛和煜的BLOG |徐景安的BLOG | THiS iS 堯堯's BLOG |科爾沁府 | As the World Turns |嚮往陽光的房子 | 歪歪兔官方部落格 |湖南文藝的BLOG | 魏敏芝,在路上 |新經典文化的BLOG |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很意外,看朋友寫日誌我也就向寫了,也是,有些事情不能說出來,寫出來也是一種解脫。 今天很糟糕,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送自己喜歡的女友給送到一個朋友家裡,雖然不是怎麼好朋友,但是也認識。 而且是在晚上,連我不敢相信,我做到了。佩服我吧,雖然我們認識快2個月了,但是我對她一直都還好,不遠不近,她也都明白,我也說過,我們廠子裡沒有幾個女生,她是個很開放的女孩,比我大幾個月,我有朋友也看上他了,我們也都知道,我對這個女孩子也瞭解了一些,我們都抓不住她,我自己也知道,可是她有事情我還是幫她的。我沒有想別的,就是個朋友我也會幫助的。有人說我很傻,我也知道,傻的都沒邊了。 我很尊重她,她說什麼我都會同意,就是錯了,我會給她講一些道理,她要是不聽,我也就不說什麼了,就向今天,她說回家鬧心,就上朋友家去了,我說了很多次,她都不聽,我也沒有辦法,人嗎,都有自己的想法,她以前什麼樣我不知道,我認識她以來沒有這樣過,也許是那個男人,傷她太深了,如果你是女人,你會向她一樣嗎?如果你們是我,我該怎麼辦?我知道我們沒有可能在一起,但是我想就算是個朋友,我也想勸勸她,怎麼說能說動她呢?如果你們是我,該怎麼辦?我不想她在這樣下去,最後傷的只有自己。也許她不在意,可是那樣她會一直墮落下去的。我想幫幫她。求各位朋友們幫幫我吧。在這裡我先謝謝大家了? 文章來源:St. Petersburg Times Online Journal |Blog O' Matters | 馬世芳的BLOG |中國臍血網的BLOG | 男性健康保衛站 |荒村——蔡駿的部落格 | 遊樂園 |回歸本我時代 | 時尚占星 |小鷹的BLOG |
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老街的樣子,已經在我的意識形態裡羽化,那曾經的門礅冰涼且溫熱,影像一幀一幀,在我成年心房上如同三十晚上熱烈的煙火------消散不去的追思、消散不盡往昔的顏色。 我曾在“東關街”一個巷子裡長大,咿呀綿長的歌謠,與夥伴們戲鬧70後云云精彩。那時,夢想便是奇形怪異的零食與鋪子上已經擺滿的玩具,如今,已經沒有小小的願望成為偉大,只有世俗中的“偉岸”。我變成時代中的玩具,即便是如此高尚、如此必須。童年,姥姥是我生活中最親的人,在沒有收養我這個剛出生的嬰兒時,在我父母忙於工作時,這位老太,以鄰居的身份,看顧了我,當然,她也成為了我們的家人。她當然是山東人,本份、沒有索求,她被裹的小腳背起我的童年,她喜歡打人情,因為虧欠不是一件好事。她去世時,我望著靈車,許久長跪,目送的是我童年影像,目送的是我最親且未曾回報的老人。淚,可以像長江奔流,直到彙集心房中,成為了感恩湖。 說“東關街”老,因為在解放前就有很長時間了,有日本式房,有弄巷,有鏤刻釉韻的磚瓦。那彩釉是歷史的圖騰,是我兒時夢想夠到的彩虹。在我嗅覺裡,老街是有味道的,那時污染不是嚴重,空氣清新得能夠透析出青綠或是墨綠苔蘚的青春氣息,潮濕不是一種貶義詞,它有著無法釋懷的親暱收斂。老,是相對的生命詮釋,它有與生俱來的熱鬧,鄰居們談笑,隔壁在吵架,孩子們哭哭笑笑等等,街坊相處得總是那麼和氣,雷鋒精神活在人們的心裡,活在身邊。那熱鬧是繁榮,從早上至晚上,生鮮露天市場排滿了四條街道,即使不會買菜的孩子,都喜歡在市場上逛來逛去,有時會呆望著心儀的玩具,揉搓上百遍佈兜,也只是嘴角一歪,不情願地回家。別說那衣兜裡沒有“料”-----裝滿了瓜子與花生。在沒有電視的年代,小朋友們比大人還早來到某“富人”的窗前觀摩。那個年代有很多人會二胡,連孩子都喜歡欣賞一陣子,有時姥姥的嘴上尚蕩漾著各地的唱腔。 時下,再回老街,梧桐與槐樹身板依然硬朗,已不見那些老鄰,可能多半已經在另一個世界與我周遊老街。那寶貝瓷磚還在,牆磚殷紅,偶爾,從二樓窗上探出頭吆喝的人------不是本地人,連整個老街的腔調已經是天南地北了。外來人繼續繁榮老街,延續大連文明的香火。我記得每個轉角,有我的故事,也有不同圍觀的事件。此時的老街已經成為一個城中島嶼,它瑟縮在高樓中間,憋屈得像個老人閉著眼打坐,不聞窗外事,同理,外界已經將這個街淡漠了,GPS或許應該有它的痣。 我來到規劃成形的車場,以記憶定位我的老房子,腳或許踏在它的肩膀上,我知道它歡迎我,並粘住我的軀體,快速地雕刻我的情愫。我看見了我喜愛的小板凳,上面座著老街的孩子。 文章來源:五穀雜糧 |婚禮夢工廠「部落格」 | 馬曉年的BLOG |滄海三笑的BLOG | 青春的力量的BLOG |部落格 | 蔣方舟部落格 |laser的部落格 | 不孕不育醫院 |Walt Belcher's Hollywood Blog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熱身:做一些對膝蓋強烈刺激的運動,例如全屈膝運動、兔跳等等,別做得太過分,同時要訓練強化膝關節周圍的運動。   1、腳踝扭傷   練習前以膠布(絆創膏、繃帶)纏繞腳踝,即可稍微預防扭傷之效。然最有效之方法仍是:做腳踝的準備操一腳側踢球運動,同時亦能強化該不為之肌肉。若不幸扭傷,先將患部位冷敷,在施加適當的壓力。冷敷時只可用冰水,加壓時則先墊以海綿,在從海綿上方用具有彈性之繃帶包紮。   2、手指的戳傷   因為手指受到強烈的衝擊而產生。預防方法: 要充分地做好手指的準備運動。手指的戳傷,依程度可分五種 1。 扭傷,2。脫臼,3。骨折,4。腱斷裂,5。挫創傷(皮膚裂開)。若發生扭傷,其治療方法同其它部位的扭傷,先行冷敷,待2~3天之後,則在該部位保溫同時按摩。脫臼時要能忍受疼痛,讓醫療人員將手指拉直,恢復原狀,然後和前法相同地處置。至於手指嚴重的戳傷、骨折、腱所裂則不許亂動,速送醫治療才是上策。   3、肌肉離位   對肌肉施加急激的力量(屈.伸),致肌肉中之肌纖維或是肌肉之肌膜的一部份發生斷裂,而引起內出血。預防方法:在練球前,將各部位的肌肉揉一揉,舒松一番,尤其是肌肉堅硬的球員,在忽冷忽熱的季節裡更要特別注意。治療方法如下:若發生在腿部,首先要將膝蓋固定2~3天,不可任意移動同時用水或冰冷敷。纏上繃帶,能夠防止內出血的擴大,如此處置後,再稍加保溫,同時從事輕鬆的活動。該治療的特徵在於:內出血停止之後.雖然身體尚覺僵硬,也要稍為活動。   4、腳腫疼痛   腳部的運動;尤其是長久的練習忽動忽停的動作時,往腳踵倍覺疼痛。這種病也叫踵骨病,這是由於腳部著地時,腳踵的骨頭與皮膚之間的脂肪組織,受到多次急劇的衝擊,而受到損傷。其預防方法:將柔軟的海綿墊在腳跟下,或是在腳跟內側墊上棉花,如此一來,雖受到下方的力量,亦可防止皮下組織被壓迫到側方。治療腳踵疼痛的方法不易操作,只有在疼痛消除之前,盡量避免腳踵受到強力的衝擊,同時練球之後要做療理,例如以溫濕毛巾熱敷。所以這種毛病若是不予理會,往往變成慢性病,很難治療,最好在病狀的初期時就加以處置。   5、膝蓋損傷   膝蓋受到強烈撞擊時容易發生損傷。預防方法:使用護膝。倘若受到強烈的打擊、撞傷,治療方法視其情形而定,嚴重者得動手術。   6、球鞋摩擦所造成的腳傷   只要穿上乾淨且無皺紋的球襪,再穿上適腳的球鞋,應該會有某種程度的預防效果。若是因球鞋的磨擦而產生的水泡,不要貿然將水泡弄破,最好先將該部位消毒,再用消毒過的縫針將裹面的液擠出,然後貼上OK絆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2 Reads)
幾千年的歷史遺跡要在幾個月之內將他毀去,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。而第六代導演賈樟柯透過三峽工程的拆遷、興建、移民,帶領我們見證一段愛情的復合以及另一段愛情的結束。影片以三峽的美景對比周邊住戶的流離失所,以居上位者的榮耀對比低下層人民的無奈。敘事的建構上主要可分兩方向故事的融合發展,以帶著猶如安哲羅普洛斯(TheoAngelopoulos)一貫「追尋」的筆觸與角色內心莫名的「孤獨」的刻畫,揉合倆個主要角色:遠從山西來到節奉的礦工韓三明,只為見到分離16年的妻子;同是由山西而來的女護士沈紅,在友人東明的幫助下找尋丈夫,為了確定他外遇的事實。影片整體以煙、酒、茶與糖為逗點般的效果,逐步帶出片中人物與主角間的關係:煙是青年小馬哥、酒是韓三明與太太大哥的關係、茶是沈紅與丈夫的關係、糖是韓三明與妻子的關係。片中描繪許多底層的小人物,為了追求利益而使的小手段,如:在碼頭上表演的收費魔術、知情不告(韓三明要去的地方早已被長江吞沒)的機車司機、虛報住宿房價的老闆,但不論是近似敲詐的手段或是投機的行為,這些在窮困生活中討活的人只為了求得生存必須的經濟,他們在追逐自身利益的情況下,也可看到仍不失人性道德的一面,如:機車司機少年他雖然為賺取韓三明的錢,深怕告訴他那小鎮已淹沒的消息,他便打消搭車的意願,但其後他再另收三塊的情況下帶他去查明數據之後再去住宿,並幫他降低房租費,所以那老闆最後說道他總向著外人,而並非只為了抽佣金而與老闆聯合欺騙外地旅人的錢。而這群低下層人民的生活景況可對比著其後一場戲:沈紅與友人東明在露天舞會等待著丈夫的出現,此時出現幾位社會高層,說道背後的跨河大橋是自己苦心的「作品」,耗資甚巨,並馬上連絡負責人將橋的霓虹燈開啟以顯其聲勢,這絢麗的作品對比著那群被迫遷移的居民、因工作斷失手臂的工人,而旅社老闆的「新家」卻是橋墩內的空間(可見生活環境的惡劣),當韓三明拜訪完他後,鏡頭以中遠景捕捉他由橋墩中慢慢走出的畫面,對比橋後的大廈建築。此外,另一個階級批判就是對小男孩-小馬哥的角色描繪,他崇尚黑道的威風生活,但最後卻在一次任務下送命,棄屍於韓三明等工人正拆除的大樓中。小馬哥等青少年為沈紅的丈夫郭斌賣命,在沈紅尋夫的戲中,可得知郭斌是位事業有成的人物,他與小馬哥的間接關係道出了階級的剝削,郭斌是位既得利益者,他的虛偽可從沈紅說他應酬式的跳舞只是逢場作戲,而最後郭斌在工地(背景是三峽大壩)拉起沈紅的手跳了一段舞,正諷刺著他對人(甚至是愛人)只是「應酬」與「逢場作戲」的關係…。所以那段舞詮釋得極為僵化且不帶任何情感,倆人彷如行屍走肉般的起舞,沈紅的情感空洞是面對丈夫的背叛,他為追求更高層的社會生活與集團總理有染,而郭斌則是對人的一份疏離,他是由工廠工人爬升到上層階級的角色,所以為了維持身份與社會地位他對上層(客戶、情婦?)是應酬關係,對下(朋友、屬下與沈紅)是維持距離的界線,他唯有拋棄過往低下的一切,才能不擇手段攀升上流社會。再回到郭斌與小馬哥的間接關係,可以由希特勒與德國前線軍人的關係做比較,希特勒是既得利益者,他以德國民族的意識型態操弄並凝聚起人民的心,為此奮勇衝上前線,只為了滿足他狂野的野心(某種程度上),但犧牲的人永遠都是社會底層的人民,而不會是權貴或掌權者的關係人。小馬哥的角色雖然不是故事主軸,但處理的層次性豐富,他是年青一代的表徵與韓三明過往的舊時代形成對比與傳遞的關係,他崇拜《英雄本色》(1986)中周潤發的英雄角色,由此可知他嚮往與倣傚的是一種虛構的形象,是神話式的英雄主義,只存在好萊塢電影、香港電影或金庸的武俠小說中。由此,道出新一代的青年某種面向的不切實際與飄渺的偶像崇拜,最有趣的諷刺就是他被困在大袋子中丟棄在亂石丘上,巧遇韓三明才得救。但在另一層次觀看,他又洞悉現代社會的環境,或嚴格的說是當下、此地的生活環境,韓三明過往的生活方式早已不適用(「好人一生平安」被「上海灘」取代),他們被灌輸只有在道上混才是在這社會團體中求存的辦法,因此扭曲了他的社會價值觀,但再往深層走,不論他再如何精明,如何有小聰明,如何洞悉所謂的「江湖」,卻仍是他人(郭斌)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,徹底道出社會的現實與殘酷。這也呼應到老房東,當他氣憤公務人在他牆上寫下「拆」字而破口大罵,並說道自已混了十餘年,要叫道上兄弟並非難事,但下個鏡頭以遠景呈現他蹣跚的腳步緩緩下樓的模樣,我們總有向社會或他人(強權)低頭的一天。另外,影片的其他特點是以超現實主義(Surrealism)的元素融入至高度寫實筆觸的氛圍中,藉此對比拉開影片的層次感,導演以幽浮的出現連結起韓三明與沈紅的間接關係,即尋找的母題,幽浮的符號也與其後沈紅在友人家中,一幕的背景是三峽的「移民紀念塔」突然宛如火箭般升空,兩者似乎都道出人們兩逃離的心境,但囿於生活的現實與無奈,這逃離只能幻化為幽浮與火箭,象徵某種虛無與遙遠。而與超現實相對比的是片中採用的寫實手法,近似記錄片般的詮釋出三峽大壩工程的施行與影響,並由新聞片中的孫文到毛澤東等人的片段,道出這工程的歷史軌跡,徹底掌握了歷史感的背景與社會氛圍的詮釋。還是生活,不論這社會怎麼變動人民總要想辦法活下去,不論移民或遷居、不論做拆除工或煤礦工、不論是黑道還是好人,所有人都為了生活下去。

Next